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长寿中学举行“红岩精神耀巴渝”..
红岩文化景区品质提升动员会:贯..
博物馆是城市的“有形历史”
全球热门博物馆排行:卢浮宫第一..
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指导..
云南启动“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
吸引更多公众走进博物馆
烈士墓小学红岩班参加红岩革命纪..
追寻先辈初心 传承革命精神
5.18国际博物馆日——红岩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精选->长篇连载
江竹筠传(二)
作者:张正霞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19260

  五、袜厂里的童工
  转眼间,到了1930年,江竹君的外婆去世,不等舅妈赶她们,母亲李舜华就在东水门租了间房子,搬出了三舅李义铭家。为了一家的生活,母亲求三舅介绍父亲江上林到蜀通轮船公司当采购,母亲李舜华帮人做针线活,这样不仅能糊口,还有余钱。李舜华就送江竹君姐弟俩去道门口一所教会小学读书。上学那天,母亲送他们早早来到学校,临别时,母亲拉着姐弟二人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好不容易才上学,要发愤啊!”江竹君点点头,默默地将母亲的教导牢记在心里。懂事的竹君深知只有读书能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她非常珍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在学校听老师的话,专心读书,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奖励。要强的母亲摩挲着女儿拿回家的奖状,止不住喜悦的泪水,奖状上满布的麦穗似乎是母亲苦难生活的慰藉。人穷喝水都塞牙缝,江竹君的好日子并不长,约大半年的光景,蜀通轮船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父亲失业,失去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面对嗷嗷待哺的两个孩子,父亲江上林又一拍屁股,独自溜回自流井,凭在李义铭的义林医院学到的一点皮毛,在乡间行医。不久即与邻村(大山八队)的张寡妇姘居。父亲的离去,彻底伤透了母亲李舜华的心。当江竹君姐弟俩放学回家,母亲声泪俱下地诅咒着江上林“这该死的东西”,丢下她们不管了。隐忍的竹君痛心自己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但她不想让困境中的母亲更加难过,安慰母亲说:“妈,我不想读书了,我可以挣钱养活您!”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作妈的哪里不知道孩子的心思呢?可仅靠做针线活糊口都困难,哪里还能供姐弟俩上学呢?于是,李舜华经人介绍到盐商曾子唯家做“帮大娘”(保姆),曾子唯是自流井人,早年毕业于慈禧太后创办的四川成都速成军校,与四川军事将领刘湘、杨森等是同班同学,国共合作时,任国民革命军独立十三师师长(贺龙为独立十四师师长),率部北伐。抗战时期,任西南行营中将,后脱离军界经商,创办了重庆烛川电灯公司,这是重庆第一家电灯公司(今重庆电力公司),资财雄厚的曾子唯遂成为川盐银行董事长。富起来的曾子唯还不忘社会公益事业,与刘子如、何鼎臣、李义铭等富商商议,以各同业公会(现在的商会)集资在张家花园设孤儿院,收养孤苦无助的孩子,教授他们文化和劳动技能,采用半工半读的教育模式。并独资在黄桷坪创办成诚小学(今黄桷坪小学)。曾家见李舜华心地善良,勤劳朴实,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生活艰辛,主动介绍李舜华到朋友何鼎臣的大同袜厂做工,薪水较做帮大娘要高。大同袜厂在南岸,李舜华披星戴月,奔走于长江两岸。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觉间,新学期开始了。江竹君姐弟俩眼巴巴地看着同学去报名了,看母亲仍然没有拿钱出来交学费,竹君知道母亲的难处。眼看报名时间快过了,晚上,等母亲吃过饭,竹君嗫嚅着说:“妈,快开学了。”李舜华听了这话,叹了口气,“竹啊,妈起早贪黑的干,可都挣不了几个钱啊。”“妈,我跟你去袜厂干活,让弟弟上学。”听了竹君的话,母亲慈爱地摸着竹君的头,没有言语,只是吩咐竹君照顾好弟弟,自己出门去了。
  李舜华别无选择,她找到三哥李义铭。如今的李义铭凭借自己精湛的医术和教会的势力,早已与重庆的官商称兄道弟了,与富商何鼎臣、刘子如等人都有合作。当他见到茅厕里的石头——又穷又硬气的三妹李舜华找上门来时,知她定是遇到了大困难,否则,她是不会来的。要强的李舜华在走进三哥家门时,虽然看见了嫂子郑蕴瑛那张难看的脸,可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李义铭皱着眉头听完了李舜华的话,沉吟着答应想办法。
  不久,在李义铭和曾子唯的帮助下,江竹君的弟弟正榜转学到孤儿院上学,竹君跟母亲一起到袜厂做工。
  大同袜厂不大,烧锅炉供应动力,机械化程度不高,大多依赖手工,只好将工人分三班轮流倒,每班八小时。江竹君的活儿是倒玉儿(线筒),由于营养不良,她个子比较同龄孩子要矮,够不着机器,厂里就为她特制了一个高脚凳,让她坐着纺线。竹君自小机敏,她想为妈妈分忧,学习技术特别用心,做工又勤快,不久,就与厂里的熟练成年工人干一样多的活,心想这应该跟她们拿一样多的工钱吧。岂料结算工钱时,仍然是童工的标准,而且再也不准她减少产量。竹君委屈极了,哭泣着向母亲诉说着心里的不满,可是,母亲也毫无办法,只好安慰道:“竹啊,你心眼好,妈知道,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啊!”那时,江竹君就知道什么是剥削,以致在她后来的革命生涯中,打下了深深的阶级烙印。
  江竹君的弟弟江正榜转学到孤儿院,由于从没与妈妈姐姐分开过,很不习惯孤儿院半工半读的生活,渐渐地就不怎么吃饭,还得种菜、种花、种树、装订纸、糊纸盒、打草鞋……不久,就得了软骨病(佝偻病),孤儿院通知家长接走孩子。李舜华只好将正榜安顿在厂里的工舍里,打算让身体日渐消瘦的竹君退工来照顾弟弟。江竹君因年龄小,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每天长达8个小时,身体都被拖垮了,李舜华心里早就有让孩子退工的念头,如今正榜生病,正好让竹君退工去照顾正榜。于是,妈妈找厂里说情,想让女儿退工。厂里正得意有这么个干活多,拿钱少的摇钱树,没想到李舜华来提出退工,因此,说什么也不同意,并说要退工可以,你娘俩一起退。天底下哪有如此不讲理的事情,李舜华气愤不已,不料,竟染上伤寒,一病不起,只好辞去袜厂的工作。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10-1-7 14:19:26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刘君子如,君子如兰
  ·生命的证明——参观渣滓洞白公馆有感
  ·浅谈创新意识与红岩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
  ·感受红岩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文物藏品定级工作综述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