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12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大型古埃及文物展走进中国 首站..
红岩景区备战春节迎客流高峰
重庆红梅怒放引游人赏花
开展团队协作 激发内生动力
未雨绸缪 防患未然——白公馆景..
“润心励志”扶贫研学实践活动圆..
考古发现:王安石曾任“县长”的..
四川新发现四座汉晋古城
文化产业: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2..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精选->长篇连载
江竹筠传(一)
作者:张正霞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17097

  一、自流井大山铺江家湾
  自流井富顺县大山铺(今自贡市大安区)朱家沟位于四川南部丘陵地带,山势舒缓,平坝河谷相间,一条蜿蜒的小溪沟绵延其间。逆着河沟往上,不几里地就是江家湾(今江竹筠公社),江家湾三面都是嗡嗡郁郁的翠竹,—面是开阔的田野,一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小道连接到湾里。湾里住着十几户人家,都姓江,族谱上记着这江家湾的老祖宗是湖北麻城人,湖广填四川时入川,落户大山铺朱家沟的湾里。湖广填四川是指明末清初的数十年间的移民大迁徙。那时,因四川年年战乱、瘟疫及天灾,境内人口锐减,耕地荒芜。清康熙时采取“移民垦荒”的举措,迁移全国数十省的人口相继到四川定居,其中来得最多的是湖北、湖南省。湖北以麻城人最多,势力最大,因而其他地方的移民往往附会自己是麻城人。江氏族居江家湾十几代人,到江花穷这一代人时,自有和佃入田地约八十石,尽管家境富裕,仍然勤劳节俭。农忙时,一家大小男女都要干农活,人手实在紧张,临时雇佣短工。农闲时,就带着大儿、二儿子到富顺买棉花,贩卖到大山铺,赚个差价。小儿子江上林聪明伶俐,深得江花穷宠爱。到民国时,时兴送子女进学堂,江花穷硬是咬着牙,摸出几个银元,把江上林送进大山铺小学。
  进了学堂的江上林更是讨得江花穷的喜爱,给江上林提亲的人也不少,可江花穷就看中自流井关刀石李焕章的三姑娘李舜华。与李家定亲后,常得到李家的资助,江上林也勉强读完了小学。民国初年,江家就热热闹闹地将李舜华娶进了江家湾。婚后不久,小两口就与老人分家过日子。江上林分得八石田、一石多土、两间草房。分家后,李舜华才发现江上林不擅农活,更不爱劳动,而城里长大的李舜华就更不懂庄稼地的活,只好将土地佃给农民黎六,每年收租四石(每石四百五十斤),自己种点菜地,这样,粮菜够吃,可花钱就成问题。江上林就跑买卖,赚点钱。有时,李舜华娘家接济些银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地就过去,小两口的日子比别家优裕些。
  燕尔新婚后,江上林在外跑买卖就常难回家,草房里只有李舜华孑然一身。孤寂的日子里,李舜华就听着湾里竹叶的簌簌声,度过太阳的东升西落。终于,盼到平坦的小腹凸出来,渐渐地,能感觉到小东西在腹中的踢腾了,不久,产下一个男婴。江家上下都高兴,江上林更是乐。后来,因为农村条件差,孩子没养大,就死了。接着,又产下一男婴,仍然没有养大。庚申年(1920年)7月27日,李舜华产下一个女婴。江上林听说是个女儿,索性更难回家。李舜华看着女儿圆圆的笑脸,紧绷的脸上也开始露出生硬的笑脸。是啊,丈夫不成器,前面两个孩子都没养大,高傲的心都被眼泪泡成了苦海,哪里还有笑脸。望着孩子黑珍珠般又黑又亮的眼睛,李舜华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孩子养大。入夜,万籁俱寂,陪伴李舜华的是婴儿均匀的呼吸声,偶尔传来风过竹林的簌簌声。湾里漫山遍野的竹子和臂弯里的孩子是李舜华永远的慰藉。是啊,我美丽的孩子一定会像湾里蓊蓊郁郁的竹子一样,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和高洁的灵魂。我的宝贝就叫竹君吧。小竹君长到两岁的时候,才见到爸爸。李舜华的三弟在重庆行医,江上林就投奔妻舅,在李义铭的义林医院做登记员。这次回家,没呆多久,拍拍屁股,抬脚就走了,唯一留给李舜华的就是江家湾这两件草房。不久李舜华的肚子又大起来。壬午年(1922年),生下一个男孩,取名江正榜。小竹君喜欢弟弟,妈妈给小弟弟洗澡时,竹君就爱去摸摸弟弟光滑稚嫩的小脚丫、小手指,它们是那样纤细、柔软。一天一天,弟弟能够跟着姐姐、妈妈到菜地摘菜了,姐弟俩如李舜华的影子似的,草房里不时传来他们嬉戏的欢笑。望着这一对儿女,孤寂的李舜华暂时忘记了缺乏夫妻爱的不快。
  二、自流井关刀石的李氏
  自然界的地下水有两种不同的埋藏类型,即埋藏在第一个稳定隔水层之上的潜水和埋藏在上下两个稳定隔水层之间的承压水。在有利的地形条件下,即地面低于承压水位时,承压水会涌出地表,形成自流井。东汉章帝时期,在四川盆地的南部丘陵地区开始凿井制盐,有一口自喷卤水的盐井出现,人们称这地方为自流井。其后,随着这一地区深井的大规模开凿,自流井又成为井群的合称。以后,随着盐业生产的发展,到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自流井地区年产食盐达到二、三十万吨,销售区域扩大到云、贵、湘、鄂,成为我国腹心地区最大的食盐生产基地,被誉为“盐都”,于是,自流井又进而作为这个地区的通称了。特别是到了近代,自流井成为世界东方的“庞贝城”, 空中飘散的遮天蔽日的是煮盐的黑烟,大地上高耸云端的是林立的天车,凿井声,号子声、机车轰鸣混响成一片,竹制的输送笕管纵横交织,熬盐的灶房星罗棋布火光冲天,劳作的工人如蚁一般遍地都是,街道上钱庄、商号林立,生意兴隆,人流如鲫,浅浅的釜溪河上盐船千帆点点。二十世纪初,入川的外国传教士蜂拥到自流井,他们办教堂,将上帝灌输给赤贫的、发财的人。自流井又有人流集中的地方了,在人群中,穿梭着一个衣衫褴褛、精瘦干练的少年,手提竹篮,一遍又一遍地吆喝“卖麻杆糖呐,卖麻杆糖呐,又甜又脆的麻杆糖呐……”,这少年是城里关刀石李焕章木匠的三儿子李义铭。李木匠养育着八个大大小小的孩子,这嗷嗷待哺的八张嘴指望着李木匠微薄的工钱敷口,李木匠人老实,干活勤快,哪里有活就去哪,从不挑肥拣瘦,自流井、大山铺一带的人家都有李木匠做的木器。无论这李木匠如何地勤劳苦作,仍然填不饱一家大小的肚皮,只好让大点的儿子李义德、李义成、李义铭沿街叫卖麻杆糖之类的零食,到釜溪里捞鱼,几个小点的孩子到菜市场捡点烂菜叶子,到熬盐的灶台下捡点煤炭花,这样来帮衬着过日子。清末,洋人来自流井办教会,修教堂,李木匠到教堂做工。李木匠整天都不说话,埋头干活,别人三五天才能做完的活儿,他两三天就干完。洋人一看李木匠如此勤奋,乐得直说“OK”。李木匠虽不懂英语,但看见洋人脸上的笑容,知是满意自己,干活更加卖劲。其时,“富庶甲于巴蜀”自流井没有一所医院,只有1908年,加拿大美以美基督教会委派加拿大人胡世遗(中文名)在灯杆坝开办了一家简易诊所。在1914年,教会在盐商的资助下,在城里雨台山建起仁济医院。教会将老实勤劳的李焕章留在医院打杂,帮洋人看看门,上街采购点东西,收入逐渐增加,家里生活也渐渐好起来。李木匠见有钱的洋人都是有文化的人,手里有点余钱,就将适龄的子女送去上学,男孩子进学校,女孩子就在家里学点《女儿经》。洋人见李木匠的三儿子李义铭勤奋聪颖,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对李义铭说:“你愿意读书吗?我们可以帮助你,将来有了收入,还我们的资助”。李义铭与父亲商量,答应教会的要求,到成都上教会的华西大学,学习临床医学。受过穷、挨过饿的李义铭深知学习机会难得,更加刻苦用功,门门功课优秀,是华西大学准予毕业的三个学生之一。毕业后,李义铭在重庆教会办的宽仁医院当医生,每月有六十块银元的收入。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09-12-15 14:43:37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生命的证明——参观渣滓洞白公馆有感
  ·感受红岩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文物藏品定级工作综述
  ·走进联线景区 带走红岩记忆
  ·科学谋划 推陈出新——以红岩品牌助推院团走进市场、走出国门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2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