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长寿中学举行“红岩精神耀巴渝”..
红岩文化景区品质提升动员会:贯..
博物馆是城市的“有形历史”
全球热门博物馆排行:卢浮宫第一..
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指导..
云南启动“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
吸引更多公众走进博物馆
烈士墓小学红岩班参加红岩革命纪..
追寻先辈初心 传承革命精神
5.18国际博物馆日——红岩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历史研究->统一战线
筹备建国“老少年”沈钧儒
作者:沈松 图片:沈松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15984


1949年新政协筹备会常委合影


1949年沈钧儒在东总布胡同寓所

  我的祖父沈钧儒爱和青年人交朋友,有着“老少年”的美称。他毕生以救国为己任,奋斗了半个多世纪,周恩来曾赞誉他是“爱国民主人士的左派旗帜,为民主主义,为社会主义奋斗到老”。祖父的一生,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紧紧联系在一起——
 
  60年前,祖父沈钧儒作为民盟代表,参与新政协筹备会,并担任常务委员会副主任。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祖父与毛泽东、朱德、李济琛、郭沫若一起担任执行主席。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祖父被任命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10月9日,在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祖父被选举为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和常务委员。
 
  响应“五一”口号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5月1日,毛泽东亲笔致函李济琛和沈钧儒:
 
  任潮衡山两先生:
  在目前形势下,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相互合作,并拟订民主联合政府的施政纲领,业已成为必要,时机亦已成熟。……会议的地点,提议在哈尔滨。会议的时间,提议在今年秋季。并提议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于本月内发表三党联合声明,以为号召。此项联合声明,弟已拟了一个草案,另件奉陈。以上诸点是否妥当,敬请二兄详加考虑,予以指教。三党联合声明内容文字是否适当,抑或不限于三党,加入其他民主党派及重要人民团体联署发表,究以何者适宜,统祈赐示。兹托潘汉年同志进谒二兄,二兄有所指示,请交汉年转达,不胜感幸。
 
  谨致
  民主革命敬礼!
                                            毛泽东
                                            五月一日
 
  5月2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邀请民主党派来解放区协商召开新政协问题给沪局的指示》(下简称《指示》),通知中共上海分局(时驻香港):“我党准备邀请各民主党派及重要人民团体的代表来解放区讨论”,《指示》列出准备邀请的人员名单,包括沈钧儒在内共29人,其中在港的就有16人,《指示》提出,“讨论须征求各民主党派的意见,首先征询李济琛、沈钧儒二先生的意见,并电告中央”。可见中共中央对二人非常重视、信任。
 
  祖父看到中共的“五一”号召、毛泽东的信及中共中央电文激动万分。推翻独裁统治,使国家走上和平民主富强的道路,这是他不屈不挠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当即便和李济琛商量,表示积极响应。
 
  5月5日,祖父和章伯均代表民盟和在港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连发两电。一电致毛泽东,一电致全国同胞,热烈响应中共关于召开新政协的号召,表示要与全国人民“共同策进,完成大业”。
 
  5月8日,祖父在《华商报》“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座谈会上发表书面意见说:“我认为这是一个民主的、和平的具有建设性的号召”,“这一号召证明了中共不要实行一党专政,中共决无包办国是的意思,这是中共与各民主党派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表现……因此,我认为凡是赞成中共这一召开新政协主张的,今天都应该起来响应这一号召……”
 
  此后,在香港的各民主党派掀起了一场支持、拥护、宣传新政协的运动。在祖父的提议下,6月14日,民盟发表《致全国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各报馆暨全国同胞书》。宣称,全中国人民要求一个民主、和平、独立、统一的新中国,必须发动全国人民用一切力量来推翻与全民为敌的南京反动独裁政权,以通过新政协而建立的真正代表人民的民主联合政权去代替它。
 
  8月1日,毛泽东复电李济琛、沈钧儒,对他们赞同中共关于召集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并热心促其实现,“极为钦佩”,并指出,“关于召集此项会议的时机、地点、何人召集、参加会议者的范围以及会议应讨论的问题等项,希由诸先生及全国各界人士共同研讨,并以卓见见示,曷胜感荷。”
 
  中共“五一”口号发布后,祖父的活动渐多,各党派负责人频繁来往祖父家或外出开会,谈论的内容多是筹备召开新政协,特别是如何离开香港的问题,当时祖父已过古稀,受当时条件所限,出门都是乘坐公共电汽车,大家一是担心他的体力,二是怕特务跟踪迫害,所以每次出门都由我姑母沈谱或秘书王健陪同。
 
  北上筹备新政协
 
  16位在港民主人士如何离开香港安全抵达解放区共商新政协的筹备工作,成为当务之急。当时香港局势动荡,社会复杂,国民党特务、密探对民主人士跟踪盯梢。为了保证安全,从1948年秋天开始,在周恩来的亲自指挥、部署下,中共派高级干部钱之光专程到港,会同在港的中共华南局负责人方方、章汉夫、潘汉年、连贯、夏衍等人,组织和接送民主人士进入解放区。
 
  当时祖父已看到了新中国的曙光,开朗愉快的心情溢于言表,可以从离港前一天即9月12日寄给我大伯父沈谦的一首五言诗看出:
 
无暇亲笔砚,
况作扇头书。
为驱残暑尽,
聊遣半日余。
海水极天绿,
当窗凤尾舒。
寄此数行意,
清风拂吾庐。
三十七年九月十二日珊于香岛
 
  (注:珊为当时祖父的化名,为防反动政府查抄,那一时期祖父从香港寄给子女的信件大都落款为“珊”字或“姑母”等)

责任编辑:孟立 加入时间:2009-4-17 15:01:44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