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烈士墓小学红岩班参加红岩革命纪..
追寻先辈初心 传承革命精神
5.18国际博物馆日——红岩革..
第二届红岩文化产品创意大赛
赛训结合讲好红色故事 提升素..
重庆工商职业学院红岩班
红岩联线管理中心2018年上半..
5.18国际博物馆日暨文化遗产..
夜空中最亮的星:向英雄致敬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201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历史研究->史海钩沉
国民党大特务徐远举的人生三部曲(四)
作者:陈建新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28961

热血青年-鹰犬将军-病死狱中的战犯
  在北京战犯管理所,徐远举的编号是12号。在这里,他更加积极进步,主动痛悔罪恶,改造思想。
  一次,监狱组织战犯到南京雨花台参观,看到烈士纪念馆里展出的那些革命烈士,有许多都是他熟悉的黄埔前辈,深受烈士为国为民的革命精神感染,更加痛悔自己走过的道路和犯下的罪行。在向烈士纪念碑献花致祭时,徐远举被选为致祭代表,由他呼号带领全体战犯行三鞠躬礼。行礼之后,徐远举忽然跪倒在地,痛哭不止,几乎昏蹶过去,最后由随行医护人员搀扶才走出烈士陵园。通过这次活动,战犯们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教育,特别是徐远举,在思想改造的道路上也大大地向前跨了一步。
  徐远举以自己的体会,认为思想改造最有效的形式是小组讨论会和墙报,因此他在小组讨论会中总是抢着发言,他还参与主持《新生园地》墙报十几年,担任批评表扬专栏编辑,他秉性强悍,笔调锋利,而且他的笔头相当快,几分钟就可对某人某事写出一篇评论,边叙边议,揭发批评从不顾及人情世故,以致有人称他为十处打锣九处在“猎犬”,他仍不为所动,“笑骂由人笑骂,批评我自为之”。
  原国民党上将、四川省主席王陵基,曾参加制造1927年在重庆杀害中共领导人杨闇公(原国家主席杨尚昆的哥哥)及爱国群众的“三·三一”血案,但他一直推卸责任,没有勇气作出交代。徐远举就在“挑战应战专栏”里贴出短文,质问王陵基为何不敢坦白承认自己是那次惨案的刽子手。王陵基气坏了,在背后大骂徐远举“龟儿子”,还到处传他作的打油诗,什么“上将不可当,宁愿挨一枪。特务万恶小鬼头,看你自己去遭殃”。第二天,徐远举又贴出一篇文章,说:“泼妇骂街者应该反省自责了,请问为何如此不讲理?难道撒野就可过不交代问题的关吗?我劝你老人家放老实些,面向自己认错,自觉进行思想改造。政府的政策是坦白从宽,知罪者不究,请你有理说理,有事实说事实,再不要做鸵鸟了!为了我们的共同进步,希望你放下包袱,轻装前进……”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大家纷纷写稿,批评王陵基的顽固态度。在真理面前,王陵基嚎啕大哭,彻底承认了他在“三·三一”大屠杀中犯下的罪行。通过这次激烈的思想交锋,王陵基的觉悟大大提高,徐远举也因此被誉为“打虎英雄”。
  自1959年12月起,国家开始分批特赦国民党战犯,到1966年4月,已特赦了六批。国家特赦战犯,使徐远举更加坚信共产党的转变思想、给出路的改造政策,面对一批批送走的同狱战犯,他很清醒地知道自己罪孽太深,只有安心改造,以实行悔改行动才能赢得人民的最终谅解,但特赦战犯的政策,也使他对自己今后的新生道路充满了希望和期待。
  1964年,政府组织几个特赦人员到秦城监狱给尚在改造的战犯作报告,介绍到各地参观的情况和感受,鼓励在押犯争取早日特赦。报告会后,徐远举拉着第二批特赦出去的原军统局总务处少将处长、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向他了解外边知不知道沈醉就是《红岩》小说人物严醉的原型,沈醉告诉徐远举说,外边不但知道,而且不少剧团、电影厂还让沈醉去介绍有关的情节,没有一点歧视。徐远举听后很高兴,他认为他出去也可以毫不避讳地说,他就是“徐鹏飞”。分手时,他高兴地握着沈醉的手说:“你等着为我接风吧,我相信我能争取特赦的。”这一年,他写成了彻底认识、反省自己罪恶的交待材料《我的罪行实录》,1997年,公安部档案馆将这份材料以《血手染红岩——徐远举罪行实录》编辑出版。他在文中说:
  我血手染红岩的罪行,是震骇中外,令人发指的。
  我沉痛地悔恨自己过去的罪恶。即使人民处以千刀万剐之罪,也难慰革命烈士及其死难家属的英灵于万一。
  感谢共产党和毛主席改造人类、改造世界的宽大政策,将我这个危害人民、作恶多端、怙恶不悛的大刽子手,从深渊中拯救出来,给以改恶从善,重新做人的机会。
  在政府的耐心教育之下:使我逐渐恢复了人性……使我分清了是非善恶,认识到谁恩谁仇。痛恨蒋介石将我由人变成了魔鬼,感谢毛主席把我由鬼变成了人……我坚决跟着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走社会主义道路,虽然肝脑涂地,万死不辞。以报答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恩德于万一。
  正当徐远举努力改造,争取重新做人的时候,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一时间,即使在与世隔绝的监狱里,也感受到了风暴震撼。学习的内容变成了姚文元之流写的杀气腾腾的大批判文章,长期接触的可亲可敬的监狱干部成了牛鬼蛇神,一些对犯人的人道主义措施也取消了,一些已经特赦出去的战犯又被关进来,在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况下,徐远举感到特赦之路已成奢望,整个监狱被沉闷的空气笼罩着。
  徐远举是战犯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政治上最敏感的人。当“文革”之风刚刚刮到监狱之时,在一次学习会后,他心事重重地对原军统大特务、国民党徐州“剿总”前进指挥部中将副参谋长文强说:“我看这是一场难以估计的党内斗争。姚文元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卒,竟敢大放厥词,其中必有后台……预料大赦特赦都会告吹……”说完,他几乎要哭起来。他曾有计划写一部关于他如何爬上宝塔尖端而又如何跌落尘埃的自述,已经打好腹稿,“文革”的来临打破了他的计划。他说:“我不知文化革命要革到哪年哪月,这样长期革下去,我争取新生的唯一希望,眼看将成泡影。我虽死无憾,可惜我打好的腹稿,尚未写成文字。”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08-3-31 11:13:06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周恩来抗议国民党制造平江惨案暴行
  ·按住国民党脉搏的共产党员
  ·国民党大特务徐远举的人生三部曲(五)
  ·国民党大特务徐远举的人生三部曲(三)
  ·国民党大特务徐远举的人生三部曲(二)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