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长寿中学举行“红岩精神耀巴渝”..
红岩文化景区品质提升动员会:贯..
博物馆是城市的“有形历史”
全球热门博物馆排行:卢浮宫第一..
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指导..
云南启动“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
吸引更多公众走进博物馆
烈士墓小学红岩班参加红岩革命纪..
追寻先辈初心 传承革命精神
5.18国际博物馆日——红岩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物保护->文保动态
故宫约有15万件院藏书画 大量原状陈列品亟待修复
作者:杨雪梅来源:人民网阅读次数:12004

  每天早晨不到7点出门,下午5点下班,从鼓楼的家里走到故宫,不疾不缓,正好50分钟。这条路,故宫书画修复师单嘉玖一晃就走了快40年。 

  她的父亲单士元在故宫工作74年,曾是唯一一位工龄和院龄一样长的故宫人。“父亲一辈子最看不够的是故宫宏伟的建筑,而我成天触摸的是故宫的手卷、立轴、册页、贴落儿、扇面……” 

  古人把书画修复形容为“病笃延医”。所谓“医善,则随手而起;医不善,则随剂而毙”,甚至提出“不遇良工,宁存故物”的主张。 

  修复一次,至少可以使古书画生命延长上百年 

  故宫的书画修复室坐落在故宫科技部的院子里,这是故宫唯一装了门禁的地方。书画修复室的门有两层,一层是后来加的,是为了防风。“门对面的纸墙就是书画上墙撑平经常要用到的,北京春冬的风太大,纸本身产生的拉力本来就大,一不留神很容易撕裂画心,自然更怕风。”门钥匙只有两把,谁最早来就去领钥匙开门,谁最晚走,就关好门窗锁好门将钥匙交还。“反正这钥匙是从来不允许出了科技部的门的。” 如此严格的通行制度,是因为文物在这里一放就是一个月甚至一年多。 

  最近,单嘉玖在修复来自符望阁北门西南间西墙的一张贴落儿,修复单上记载着文物号、文物名称、伤况、送修人、接收人、修复要求等信息。过去,只有重点文物才有修复档案,2006年起,故宫科技部开始为所有修复文物建立详尽的档案,要求详细直观地记录文物修复前、修复中和修复后的情况。 

  书画时间久了如同人老了生病了,难免出现断裂、破碎、糟朽、霉烂、沾损、残失等,故宫大量原状陈列的书画更是损坏严重,修复的目的是延年益寿。修复一次,至少可以使其生命延长上百年。 

  故宫古书画修复对象为两大类:一是以传世文物为主的宫廷收藏,包括书法、绘画、碑帖拓片、帝后画像等,如《伯远帖》《五牛图》《清明上河图》;另一类是宫廷史迹,包括宫殿中的匾额,帝王臣工的书法、绘画。这些古董如果没有修复技术的保护不可能流传到今天。 

  1954年,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书画装裱大师,组建了故宫的第一套书画修复班底,集中修复一大批故宫院藏的翰墨精品。单嘉玖的师傅、曾成功修复《五牛图》的孙承枝便是其中的一员。 

  “1978年冬,刚刚结束插队回到北京,正好故宫博物院招收文物修复人员,我就这样成为了故宫人。”那时,单嘉玖对书画装裱修复一窍不通。 

  第一天上班,师傅孙承枝把一沓纸往桌上一搁,上面放把马蹄刀,让单嘉玖把纸上的草棍、煤渣刮掉,还得保持纸张的完整和光洁,这一刮就是3个月。练完了刮,再练刷——用鬃刷在旧高丽纸上刷,不能刷破纸,不能刷出褶子。“一开始觉得枯燥,但慢慢的,你能感觉到那个鬃刷划过不同纸面的阻力,甚至能感受到宣纸的膨胀与收缩,修复书画所需要的那种定力也慢慢地培养出来了。”单嘉玖回忆说,“3年的工夫,自然而然地就知道了各个朝代用纸特点和选纸方法,那些一开始觉得拗口的专业术语也变成了自己的口头禅。” 

  如今,单嘉玖也成了别人口中的师傅,“我的老师传授给我的,我也希望可以都传给我的学生。” 

  现在,修复室里有5个人,4张红色的长方大案依次排开,每个人要修复的书画放在一处,揭背托心用的纸、清污要用的毛巾、隐补用的纸和绢等工具都放在一起,门口的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排笔、毛刷,墙壁上挂着尺子、起子。 

  受损书画的病情千差万别,修复师的功力来自长年的积累 

  “师傅们常说,书画修复,既不能不管不顾乱逞能,也不能缩手缩脚,真就需要胆大心细。”单嘉玖说。 

  古书画修复,简单说就是“洗揭补全”4个步骤,每个环节都是学问。揭是书画修复中最见功力的一环。“说起来揭的方法都一样,但是具体到每一幅画上的受损情况往往千差万别,有时会遇到新问题,这就得靠经验。有的作品一旦揭除干净,反倒损坏细节,这时就宁可留余层做好回固,也不宜强行揭透反伤神貌。有的作品画意非常满,只有图题和印记周围可作揭除点,但图题和印记又是作品的标识和鉴定真伪的依据,一旦伤及会造成难以估量的缺失,就需要择轻避重,选择画作空白或画意较少的部位入手。” 

  单嘉玖对明代《双鹤群禽图》的修复依然记忆犹新。这幅我国流失海外的遗珠,现存德国柏林博物馆东方艺术博物馆。当单嘉玖清洗这幅画作时,一个前所未有的问题出现了——画作局部出现鼓胀,致使画中形象严重变形,并使揭褙和对受损画意的拼复格外困难。单嘉玖停下来寻找原因。原来,这幅画曾经过日本修复师之手。根据多年经验,单嘉玖怀疑是日本使用的“和纸”的膨胀系数与原作画绢不一致所致。后来的结果证明了她的这一判断,通过不断地闷润画心并及时控制与调整水分等方法,问题才迎刃而解,最后足足用了四五个月的时间才完工。 

  “我们之所以被称为‘画医’,是因为真的很像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人病了,吃什么药、打什么针,取决于病体和病情。书画病了,怎么抢救、如何修复,则取决于作品的受损状态,而不是文物等级的高低。从这个意义上讲,上到国宝级的《五牛图》,下到养心殿的一张贴落儿,区别其实只有修复难度的不同。” 

  单嘉玖有个习惯,每修复一次具有挑战性的书画作品后,她就将修复过程与心得撰写成文,让大家分享它的修复过程。如今已经发表相关论文20多篇,“如果不把这些心得告诉别人,总觉得对不起这次修复,毕竟这门手艺靠的是每个人的钻研和点滴累积才不断完善的。”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16-6-7 9:37:59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