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烈士墓小学红岩班参加红岩革命纪..
追寻先辈初心 传承革命精神
5.18国际博物馆日——红岩革..
第二届红岩文化产品创意大赛
赛训结合讲好红色故事 提升素..
重庆工商职业学院红岩班
红岩联线管理中心2018年上半..
5.18国际博物馆日暨文化遗产..
夜空中最亮的星:向英雄致敬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201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历史研究->抗战风云
周恩来抵制蒋介石“溶共”的斗争
作者:刘立群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16283

    抗战开始后,蒋介石骨子里最怕的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共产党。自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虽然确定了联共抗日的政策,在以后的国共合作谈判和抗战初期的国共合作抗战中,也作了一些重要让步,在实行开明政治方面作了不少努力,国内“一时出现了生气蓬勃的新气象”。但历史证明,蒋介石的仇共、惧共心理是根深蒂固的。抗战后,他限制八路军的抗战区域,不许中共在敌后建立政权,要“削弱共产党力量的五分之二”。他害怕共产党借抗战之机发展,这可以说是蒋介石最大的心腹之患。
    然而,这个心腹之患在抗战开始不久便迅速地发展蔓延起来了。在武汉失守前夕,中共即在敌后建立了晋察冀、晋冀豫、冀鲁豫、晋绥、山东和华中等抗日根据地。到1938年底,八路军由组建时的3万余人,发展到15.6万余人,新四军由组时建的1.2万余人,发展到2.5万余人。蒋介石最担心的事在日益迅猛地发展着。
    为了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彻底消除自己的心腹之患,蒋介石想到了“溶共”的主张。因此,自1937年底到1939年初,国共两党关于“一个大党”问题的谈判历程,无疑是第二次国共合作历史上最耐人寻味的篇章。而周恩来在这次谈判斗争中对于挫败蒋介石的“溶共”阴谋,力保中国共产党的独立自主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938年初,国民党的中央宣传机构开始了“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军队”的大肆宣传。其中,“一个政党”是这次宣传鼓噪的重点。从其宣传的动机和利益来分析,都可以看出蒋介石国民党的这次宣传带有明显的全面吞并党外各种政治势力的倾向,宣传的主要对象直指中国共产党。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蒋介石就是要利用这场民族灾难的机会,来达到他在全国“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军队”的一统天下。一场温情脉脉的“溶共”计划拉开了序幕。
    1938年2月10日,素以反共著称的国民党《扫荡报》发表社论,极力宣扬“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鼓吹在国民党外存在其他党派影响了中国的政治统一。言下之意就是中国只能有一个政党。这个党就是国民党,其它的政治党派都该取消。
    同日,中共代表周恩来在武汉会见了蒋介石。蒋介石假惺惺地表示:“对主义的信仰我并不准备加以限制,先总理已经说了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并不矛盾,我们任何人都不能修改或反对。我对各党派也无意取消或不允许它们存在。我的愿望只是希望各党派能够熔成一体。共产党可以整个加入国民党,在党内成为一个派别。两党存在,总不免冲突和竞争。你们共产党最讲策略,隐蔽在国民党内来求自己的发展,这不是一种很好的策略吗?将来的国民党内部,最革命、最能干的也就成了最基础的。当然,国民党也可以改变名称,党内可以有不同的派别嘛。”
    蒋介石投石问路,第一次向中共兜售起了他的“溶共”计划。他小心翼翼,出语谦恭,一副礼贤下士、求贤若渴,以抗战大局为重的样子。
    谁知,周恩来并没有领他的情:“我看国共两党都不能取消,只有从联合中找出路”。周恩来坚定地回答。
   “那么,我们今后还可以再研究研究……”。蒋介石见话不投机,便暂时收起了他的设想。
    当天晚上,周恩来和王明将这次与蒋介石会见的情况向党中央作了报告,说:“综观蒋的态度,一个党的思想仍然有,但目前并无强制执行的意思……。”
    3月1日,中共中央向中国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提出3项提议:(一)建立包括各党派共同参加的某种形式的民族革命联盟,拟定一个统一战线纲领,各党派保持政治上和组织上的独立性。(二)建立与健全民意机关。(三)成立统一的全国性的民众运动领导机关,以便真正达到全国人力、物力、财力总动员的目的。中共中央在《对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的提议》中明确表示:要巩固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只许一党合法存在,同时不承认其他党派合法并存的办法,既为事实所不许,取消现成一切党派而合并为一党组织的办法,亦为事实所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的解决办法,应遵照中山先生的精神”。
    捱到6月3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突然发出一则电讯,称:“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于6月3日上午召开第一百四十二次常会,决定恢复陈独秀、张国焘、毛泽东、周恩来、吴玉章、林伯渠、董必武、叶剑英、邓颖超等二十六人的国民党党籍。”企图造成“一个大党”的既成事实。
    当天晚上,周恩来在武汉和王明、董必武等人深夜开会研讨对策,向国民党交涉不准在报上刊登中监委的决议。并拟出《中共七人紧急声明》,内称:“此事并未事先通知与征求本党中央与本人的意见”。次日,决定派吴玉章前往国民党中央所在地重庆处理此事。
    6月4日中午,吴玉章在重庆一下飞机,就向各报社负责人发表谈话表示:“国民党中监委的这一决定我们中共不能接受。理由有三:第一,两党合作关系是否恢复民国十三年之办法并未商定;第二,事前亦未通知与征求中共中央和我们的意见;第三,这恢复党籍的名单中,有张国焘、陈独秀等为我党所开除的人,把他们和我们同类相待,未免滑稽,更不能忍受。”吴玉章拿出我党《中共七人紧急声明》,要求重庆各报第二天刊登。
  当晚,八路军驻重庆联络处主任、《新华日报》重庆分馆负责人周怡将声明稿正式分送重庆各家报馆。
  6月5日,周恩来在会见国民党人士邵力子时力询此事原委和表示坚决的反对,以至邵力子当即去见蒋介石和国民党中央其他负责人,诉说此事的不妥。蒋介石只好答应去电重庆询问,待回电后再约见周恩来面谈。后来中共中央致电周恩来,称为求国共团结合作的进步,周恩来可以同蒋介石及国民党其他要人先行交换意见,只要国民党不公开提出中共党员不能跨党,就不加以拒绝。周恩来及时将此意见向蒋介石作了转达,蒋故作姿态地表示“可以考虑”,事实上却一直将此事搁置不理。
  这时,国民党中央监委张继也在重庆,得知之后,惊慌不已,即请重庆各报对中共声明缓登。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找吴玉章,苦苦相求说,中共声明万万不可登出,否则将对国共合作影响甚大。吴玉章向张继说明中共坚持要刊登《紧急声明》的种种理由,义正辞严。张继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们的错误,但仍不同意各报刊登中共声明。又说,好在监委会的决议,还要经过中央委员会的批准才能成立,还可以从长计议,想办法补救。企图以此拖延时间,扩大国民党中央社消息的影响,造成中共默认的事实。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10-4-23 11:08:54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揭秘:1962年周恩来给张学良16字密信 生前从未透露
  ·周恩来抗议国民党制造平江惨案暴行
  ·解读重庆“周公馆”
  ·皖南事变前后周恩来对时局的判断及应对措施
  ·王若飞与罗隆基的约定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